正文 第94章 辞职

    世上从来没有真正公正的人,屁股决定脑袋,所有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,都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郑撼的跑步团课,在刘昌明和郑撼自己眼里,是好的,是有助于健身房发展的,但是在瑜伽专家白彤彤眼里,跑步团课规模太大,就会挤压其他课的生存空间,尤其是瑜伽课。

    同样的,在跑步专家郑撼看来,跑步是最重要的运动,那在瑜伽专家白彤彤眼里,瑜伽才是真正能提升健身房水准的课。

    也可以认为,白彤彤觉得自己比郑撼更加专业,更加有前途,郑撼是个好教练,但前提是,是除了自己之外,第二好的教练。

    于是,矛盾就这么产生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。郑撼上班,来到前台,小唐就冲他使了个眼色,把他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郑教练,你跟白总监是不是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吧,她一大早就让人把你用的那些跑步机,朝外搬,搬到二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郑撼就要上楼,小唐又拽了他一下,小声说:“郑教练,其实白总监人不坏的,就是想法跟我们不太一样,你别生她的气。”

    白彤彤人的确不坏,在没有直接冲突的情况下,她甚至还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,漂亮、阳光、积极,工作认真负责,听说,还乐于助人。

    来了这几天,健身房教练背后说她的很多,可是。 。像前台、财务这些不用做业绩的,和她的关系倒是不错,对她的印象挺好。

    “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郑撼笑笑。

    蹬蹬蹬上楼,在楼梯道,就看到戚风和伍华两个,带着两个见习苦力兽,四个人扛了一台小型的跑步机,吭哧吭哧的下楼。

    “要帮忙不?”郑撼问。

    “帮把手,帮把手!”戚风看都不看就说,说完之后,几个人才发现,是郑撼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戚风说:“老郑,白总监下令了,要抬一半跑步机下去公用,要不,你赶紧去找老刘说。”

    郑撼倒是不怪他们,都是打工的,领导发话,他们能不干?

    反而。银色纪念币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真的伸了把手,帮着一起抬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已经抬过来好几台跑步机,刚放下,电梯叮咚一声响打开了。

    难怪戚风他们不用电梯,电梯被占了,里面也有一台跑步机。

    看到郑撼来了,在场几个干活的教练都有点讪讪的,场面一度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们忙,我上去看看。”郑撼冲戚风点点头,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郑撼消失在走廊尽头,教练们才算是轻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平时关系都不错,尤其是何天凌离开之后,不少教练和郑撼还算的上是酒肉朋友,在场有四五个人,都和他一块抓过坏人,打过酒鬼,现在拆他的台,又面对面遇到了,实在不是个味道。

    “该干什么干什么吧,郑撼不是那种偏激的人,这事,他该朝谁发火,他心里有数的。”…,

    戚风在教练中即是年纪最大的,也是食物链顶层的金牌,出口安抚了几句。

    他心里也十分不是个滋味。

    本来好端端的,闹个屁啊!

    这女人真的就是烦,瞎胡闹,脑仁他么的让狗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,郑撼上了楼,去老刘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楼梯口,是白彤彤的办公室,从他这边上楼,就要经过白彤彤办公室,才能到老刘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到门口,就听到里面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声音还不小。

    “白总监,你这么干不对吧,你问过邱总没有?”

    老刘在里面已经几乎撕破了脸,下一句直接就是:“郑撼不光是健身路分店的明星教练,也是你表哥想培养的人,你一来就动他,什么个意思,给其他人下马威,杀鸡给猴看啊?”

    老刘看问题。。比郑撼还要深一点,或者说角度不同。

    白彤彤这一大堆改革,内部阻力是很大的,但如果杀了郑撼这只鸡,其他的猴子,恐怕真的立刻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白彤彤冷静的声音响起,说:“刘总,一个成熟的企业,依靠的绝对不是哪一个人的英雄主义,那是上世纪美国的西部片,现代企业,应该是严格的制度、流畅的管理以及正确的策略,需要的是每个岗位都有合格的螺母,而不需要一个个性鲜明却不听指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讲这些!”老刘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她,再次质问:“我就问你,邱总知道吗?”

    白彤彤沉默了一阵,说:“邱总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是在来之前,他告诉我,分店的事,我可以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 。你做主是吧,那你做吧,我不管了。”刘昌明负气说。

    “您如果想休息,总店是不会忘记您的功劳的,一定安排您风风光光的离开。”白彤彤说。

    然后,房间里就没声音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白彤彤办公室的门哗啦一下被拉开。

    老刘怒气冲冲的朝外走,脑袋上几根毛都要飘起来。

    和站在门口的郑撼,正好撞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刘昌明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会了。”郑撼说。

    “都听到了?”刘昌明问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郑撼说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还在这里站着?”刘昌明一瞪眼,用平时很少有的恶劣语气冲郑撼吼:“站着有个屁用,你他么想站着赚钱。银色纪念币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人家让你跪着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白彤彤坐在办公桌后面,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两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郑撼笑了笑,说:“刘总,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事,我们去你那再谈谈?”

    刘昌明看了看郑撼,“恩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天气开始最炎热的阶段,建设路分店,毫无预兆的出现一个爆炸性的信息。

    郑撼和刘昌明同时辞职不干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不是毫无预兆。

    白彤彤的一连串举动,的确让人会朝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没想到,这两人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这个决定不容易,也很危险,甚至很划不来。

    “刘总怎么会走,他干了这么多年,自己不走,谁也不会主动开除他吧?他这么一走,损失可大了!”小唐和另外一个前台嘀咕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