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灵石成仙记

正文 第74章 人皮面具

    粮仓外。

    一道道娇小身影如水面波澜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片刻,聚集在小巷。

    一共有十六人,领头的是个老妪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吗?”老妪问道。

    梳着两个小辫子,小姑娘打扮的人回道:“禀将军,就是此地!昨天我亲眼看到血无幽的儿子在收粮,别人都称呼他‘风少爷’,绝不会错!”

    原来,几天前这伙神木族人偷偷潜入神木城,四处找寻公主的下落,在城内大海捞针一阵,最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正一筹莫展时,有个同伴经过粮仓,恰巧瞧见血风在收粮。

    不知因为什么事,血风大发雷霆,对粮官又是骂又是打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这一瞧不要紧。。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这年轻人竟是血衣家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此事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回报后,老妪心有算策,立即率人前来粮仓,准备抓住血风来要挟血无幽。

    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    她们寻不到公主的下落,正自绝望,却有了血风这个筹码,如此不仅能找到公主,还能救其他被俘的族人。

    可惜她们对粮仓一无所知,不敢贸然闯入,决定先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“红儿,你带人去正门,凌雪,你去东边小巷,剩下的跟我来!”

    老妪迅速派发任务,兵分三路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丝毫迟疑,立即分散开来,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道道身影消失在黑暗中。 。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此处是粮仓重地,巡逻的卫兵很多,附近每条小巷都有十几个把守,每道门有七八个卫兵轮岗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塔楼上,甚至还有哨兵和箭手。

    这群神木族人仗着身形娇小,在小巷和屋顶间躲来藏去,行动敏捷,倒没有被卫兵察觉。

    她们一边走,一边记下粮仓的大概地形,卫兵数量以及哨兵所在。

    这是作为战士的基本技能。

    因为在战场上,开战前要先弄清楚所有状况,以求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刀封雪手持冰钢剑,不停在血风脸上划来割去,发出嚓嚓声响。

    她的手很巧,俄顷就割下血风的半边脸。麦米立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皮肉几乎没有什么损伤。

    这般手段,石不凡看了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他在昆仑山时经常给野兽剥皮,手法也相当娴熟高巧。

    但野兽皮和人皮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剥人皮而不损伤分毫,难度极大。

    嚓嚓!

    割下了血风的左半脸,刀封雪又开始割右半脸。

    冰钢剑轻而缓慢地划过,人皮像纸般剥离下来,加上寒气冻结,血无法流出,被凝固。

    可怜这血风才活了三十年,最后死无尸。

    到了地府,还得受城隍的惩戒。

    这时,石不凡已清楚了刀封雪的目的,是要他假扮血风,以进入血衣府。

    在没学变身术的情况下,倒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可看着那张血淋淋粘乎乎的人皮,石不凡不禁有恶心之感,开始后悔当初没学变身术了。…,

    要命啊!

    终于,冰钢剑将最后一片血肉割下。

    刀封雪以手指一捻,一掀,整张人皮彻底脱离了血风的脑袋,成了一张有鼻子有嘴的奇异面具。

    整张面具除了没有眼睛,和血风原本的模样几乎不差分毫,可见刀封雪割除的手法多么高超。

    “和我师父学的。”

    看见石不凡诧异的神情,刀封雪淡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师父,石不凡没多问,肯定是一位高人没跑。

    等面具上的血迹彻底凝固,刀封雪将其拿到石不凡面前,目光恳切道:“石大哥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石不凡能说什么,已经做到这份上,不帮也得帮,何况有言在先。

    还好,因为冰钢剑的寒气所致,人皮上并无多少鲜血,也没有刺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当成一张普通面具。。没那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刀封雪让石不凡躺在地上,将那张人皮覆盖其面,正好在眼眶处露出两只眼睛。

    施法时,刀封雪的双手亮起奇异的幽绿光泽,不停在石不凡脸上按压,每次按压都让面具和石不凡的皮肉紧紧相粘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人皮面具的覆盖终于完成。

    刀封雪弄这些俨然十分吃力,累得额头见汗。

    她擦擦汗,道:“石大哥,好了!”

    石不凡起身找到一面铜镜,看看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这一看,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镜子里的他完变成另外一个人,面具和他的脸紧紧粘合,使得五官各在其位,居然看不出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至于相貌,和血风有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余下的两分在眼睛上。

    没办法,总不能将血风的眼睛挖下来给石不凡换上。

    现在这张脸。 。不是熟人仔细查看,断不会瞧出破绽,蒙混过关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只是有这么一张皮在自己脸上,石不凡感觉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尤其说话的时候嘴唇挪动不开,发出的声音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好处是,这样一来居然和血风的原音有几分相像。

    他再故意模仿一番,将声音放沉后有五分相似,足以应付了。

    刀封雪用棉被将血风的尸体严严实实裹起,一脚踢到床下角落,外面用帷帐掩盖,确保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她打开窗户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东方已渐渐发白。

    想到马上就能杀死血无幽,一向冷冰冰的脸上不由露出笑意,像春花绽放。

    顷刻。麦米立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笑容消失,刀封雪走回屋中,与石不凡商议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从如何应付卫兵,如何进入血衣家,如何让血无幽毫无防备地靠近,到如何一击必杀,以及刺杀后的逃跑,他们都计划得清清楚楚,不容出任何差错。

    机会仅有一次。

    一次不成,血无幽有了防备,再想进行第二次刺杀几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雪姑娘,你有几分把握?”最后,看着外面越来越亮的天空,石不凡问道。

    刀封雪顿住思索,凝眉淡淡道:“十成!”

    她的决心和信心一向很足,哪怕是为了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呢,以为有几分胜算?”

    石不凡挠挠头,咳嗽两声道:“十成!”

    他心里给出的真实答案,是“三成”。

    话到嘴边,不由自主说了个谎。

    “来人间后,我也学会撒谎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石不凡心中自嘲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