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最强狂兵混都市

正文 第2999章 为他人做嫁衣

    天亮了,黑暗的夜晚过去,新的一天来临。

    当秋老头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在医院了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已亮,一天已经过去,昨夜的一切也已经过去,可是他却没了儿子,秋家下一代能够担当顶梁柱的人也没了。

    秋延庭本就是矮个子里选高个强行拉起来的,勉强也算是拉起来了,可现在他没了,又要重新去拉一个人,重新去培养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以前老家伙有职有权,就算退休了影响力也还在,可现在呢,他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,醒了啊。”

    病床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正是金家老头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努力睁开眼皮,望着眼前熟悉的金家老头子,秋老头眼珠转动了一下,张了张口,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“老金啊……,我恐怕不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金老头看着病床上突然老了几十岁,面容憔悴苍白的秋老头,有一种兔死狐悲物之感。

    事情变化太快,一夜之间秋家横遭变故。

    秋延庭死了,秋家的希望也没了。

    随着秋老头子倒下,很快,秋家可能沦落为三流家族,不对,甚至有可能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因为秋家目前没有能够掌握大局的人,都是一群尸位素餐,只懂个人享受和私利的人。

    一旦秋老头完了,那帮人谁会想着重振家族,想的是如何争夺家产,绞尽脑汁地内斗,一个家族这种情况下,想不分崩离析都难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已经有人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秋延庭死了,老头子住进医院,大家都能预料到老头子可能撑不了多久,这个时候不赶紧争夺家产,以后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所以老家伙一觉醒来,身边照顾的人都没有,都在忙着争夺家产呢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老头子哪怕是咳嗽一声,身边都要围满了嘘寒问暖的人,哪怕是假惺惺作态也要来意思一下,在老头子面前表现表现。

    现在不用表现了,谁还在乎一个将死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唯独一个对争夺财产没兴趣的秋凌蝶,此时却还在梦中,苗管家没敢把这事告诉她,将事情隐瞒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秋凌蝶刚刚经历生死回家,如果告诉她这事,苗管家担心她内心受不了。

    再说,他也没办法说这事。

    昨晚上好好的一场感恩宴席,演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恩人余飞变成了死敌,这让他怎么说?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暂时隐瞒了,能瞒多久是多久。

    秋老头子内心是伤悲的,失落的,可以说,秋家一夜之间变样了,有那么一刻,他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这就是对付余飞的代价,他想过代价,但没想过代价会如此惨重。

    为了拿下余飞,秋延庭付出了生命,付出了一个家族的命运和前途,这怎么算都不值得啊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他们还是为了别人这么付出,纯粹是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看着身边的金家老头子,秋老头内心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金老头看到秋老头如此伤悲和消极的情绪,急忙安抚“老秋,别泄气啊,你会没事的,要坚持住啊。

    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这一次可千万不要倒下啊。”

    秋老头凄然一笑“我也想啊,可是,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啊。”

    自己身体什么状况,秋老头比谁都清楚,他已经能感受到自己时日无多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心垮掉,比身体垮掉更能摧毁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老金,我现在就只有一个心愿,余飞这个杂碎,不能便宜他了啊。”

    秋老头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就是让余飞去死。

    提到余飞,金老头神色一凛“老秋,你放心吧,他已经被关押起来了,送进了防守最严密的秘密x监狱,这一次,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想弄死他,只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在死前,能够看到他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这是秋老头的遗愿。

    “放心,现在就等他吐出大铁矿了,只要大铁矿一到手,你的愿望立马就会实现。”

    金老头保证道“老伙计啊,你就安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样的话我死也瞑目了,唯一担心的是我那宝贝孙女啊。”

    老家伙想起了秋凌蝶“对了,我的事暂时不要告诉她,我怕他承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苗管家已经隐瞒你的事了,过几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金老头安排得很周到“不过……。”

    金家老头突然话锋一转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说吧老金,我都这副样子了,有事尽管说,我顶得住。”

    秋老头要求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唉……。”

    金老头叹了一口气“现在秋家很乱,都在抢夺家产,而这是秋家的家事,清官难断家务事,我想插手也无能为力啊,唉……。”

    金老头很是抱歉“对不住了啊老秋,不过你放心,我会尽力保住秋家的。”

    秋老头摇了摇头“唉……,谢谢你的好意了,那帮酒囊饭袋我知道是什么货色,一群扶不起的阿斗,谁也没办法,我不怪你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希望的是帮我照顾好小蝶,别让那孩子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让孔子杰去专程陪她,一方面呢陪这孩子散散心,另一方面也是培养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嘛。”

    金老头子早就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秋老头沉默了一会,有些不放心地道“老金啊,咱们这么多年的生死搭档了,你给我一个实话,孔子杰那孩子靠得住吗?”

    毕竟,秋老头对孔子杰并不了解,将自己最疼爱的宝贝孙女托付给这样一个人,他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金老头一笑“老伙计啊,你都说了咱们是生死搭档,不好的人我会介绍吗?

    你我的关系,小蝶是你疼爱的孙女,他何尝不是我疼爱的孙女啊,我也和你一样,希望她幸福一辈子啊。”

    秋老头想想,也的确如此,他可以不相信其他人,但金老头那是肯定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好,这样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秋老头一颗心总算是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接着,两个老家伙又聊了几句,因为有事,金老头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离去时,金老头特意嘱咐了医护人员,一定要照顾好秋老头,否则,拿他们是问。

    就感情而言,金老头对秋老头是真挚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车上,想起秋老头的模样,老金心里也不是滋味,这一切是谁造成的,是余飞,余飞这个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想到余飞,老家伙眼里射出一道狠戾寒芒,朝身边的阿聪喝道“阿聪,让泽昊那里加快速度拿下大铁矿,我现在要余飞那杂碎死,尽快死!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。”

    阿聪赶紧领命。

    。